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» 文章» 月出青云,临风书雪

月出青云,临风书雪

献之勤练书法已经五个春秋了,他从书房走到院里,又从院里走回书房,院子里春风不知何时吹过,柳枝已经悄悄抽出嫩绿的新芽。

他手里紧紧攥着一张纸,纸上是一个新写的“大”字。

墨汁是新磨的,圆润黑亮;字写得五分遒劲,五分柔媚,似乎充满了天地间的灵气,把春色全部注入其中。

献之再次欣赏手中的那个字,终于长长出了口气,昂起头,挺起胸,满怀春风地敲起了父亲的门。

羲之端详着儿子的字,一句话没有说,顺手在案桌上提起笔,稍稍润了墨,在“大”字底下重重点了一点。

献之见父亲并不作任何评语,狐疑不解,只得跨过内堂,敲起了母亲的门。

“我儿练了几年书,只有一点像羲之啊。”

………

不知不觉,柳枝长长的,伸手就可以触摸到它的绿色。

字写得六分遒劲,四分柔媚。献之心中的火苗在上窜,他不能忍受父亲的沉默,母亲的谬赞,他整日整夜呆在书房里,附近的水池早已成了酱缸,光是用坏的笔就堆了三尺高。

他相信自己这次的字已经炉火纯青了。

羲之还是一句话没说,重重点了一点。

母亲继续赞叹着,赞许的眼光还是停留在那个点上。

……

大雁南归,风扫落叶,柳树绿意虽浓,却似乎有些憔悴了。

字写得四分遒劲,六分柔媚。献之的右手长了一层厚厚的茧,他心中熊熊旺火升腾,悬腕提笔,用尽全身的气力写出了这个眉飞色舞、气吞山河的“大”字。

羲之还是一句话没说,重重点了一点。

母亲继续赞叹着,赞许的眼光仍是停留在那个点上。

……

雪花飞舞,炉火正红,不知不觉又过了五年。

献之的手还在挥毫,可他已经不再写那个“大”了,他写的是“其形也,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。……仿佛兮若青云之蔽月,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……”

五分遒劲,五分柔媚,还有十分潇洒开朗。

羲之抬起头来,端详着自己的第七个儿子。他记得小时候的献之练字时,自己曾在后面拽他的笔,结果没有拉动,当时自己就预言“此儿以后当有大名”,没想到当年的预言如今成了真言。

羲之若有所思地说:“好,很好!”

献之的手没有举向空中,而是垂了下来,恭敬地侍立着。

如果是五年前,献之也许会得意地高呼自己的成就,现在,他终于明白,自己和书法之间的距离了。

(本文摘自2008高考满分作文)

Catfish(鲶鱼) CMS V 5.4.6